三分快三计划怎么做
  • 歡迎光臨,中國海景房產網!

尹中卿:絕大多數國家房地產稅都設免稅額

摘要:現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、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。在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工作超過十年,在十一屆、十二屆、十三屆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中均擔任副主任委員。

現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、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。在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工作超過十年,在十一屆、十二屆、十三屆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中均擔任副主任委員。

南都訊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,全年計劃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,同時在增值稅改革、房地產稅立法等方面也提出了新要求。

近日,南都記者就2019年宏觀經濟增長指標、房地產稅立法等問題專訪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、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尹中卿。他強調,要鼓勵企業將減稅降費后節省下的資金用于科技創新、更新改造、改進產品、擴大生產、增加工資。

針對房地產稅立法話題,尹中卿表示,房地產稅是一種財產調節的方式,主要是針對那些占有多套房、炒房的人群,而不是住房的人群。他建議,設置人均30至50平方米的面積為免稅額。

稅收

房地產稅主要針對炒房族,可設免稅額

南都:房地產稅立法成為今年兩會期間熱議話題。此前已有部分地方試點房產稅,怎樣理解這兩者的區別?

尹中卿:不能簡單把房產稅平移成房地產稅,房產稅不包括地,而房地產稅肯定會對一些涉地的稅收進行整合。比如土地使用費、占用稅、增值稅等等。

南都:外界有擔心,房地產稅的征收會對房價產生較大影響。你怎么看?

尹中卿:推進房地產稅立法更多是為了完善我國的稅收體系,強化地方的主體稅種,間接上可能會對房地產價格有影響,因為它提高了房地產的使用和占有成本;但負擔會有較大增加的主要是那些占有多套房產、房子買來不住而是用于炒房的人群。

南都:如何讓普通百姓的自住房免征房地產稅呢?在稅制設計上如何避免?

尹中卿:實際上絕大多數國家的房地產稅,都像個人所得稅一樣可以設定免稅額,比如設定人均30至50平方米的面積為免稅額。盡管房地產稅主要不是為了調節房地產價格,但對房地產市場和人們的預期會有很大影響,所以需要考慮出臺時機。由于房地產稅是一個地方稅種,房地產稅法出臺之后,什么時間開征、按照什么樣的稅率征收,地方有很大的自主權和選擇權。

南都:房地產稅的立法對于稅制改革有哪些影響和作用?

尹中卿:一是有利于地方主體稅種的形成;二是有利于直接稅、財產稅成為我國稅收主力軍;三是有利于調節居民財產差距,占有資源較多的人稅負會增加;四是有利于節約、集約利用資源。

南都:房地產稅是地方的主體稅種,地方的自主權過大是否會帶來地區間稅收差距的進一步拉大?如何調節?

尹中卿:房地產稅本身作為地方的主體稅種,是不能解決地區之間的公平問題的。可能未來會設置一個寬稅率范圍,再由當地選擇適用稅率;此外,由于房地產稅是按照現價估值收稅,對于不同價值的房子,征稅額也不一樣,不同城市提供的公共服務水平也不一樣。還要注意的是,城市中心和郊區、大城市和邊遠城市、城鎮和農村之間肯定是有差距的,這些差距今后主要還是通過轉移支付等方式解決。

南都: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對增值稅進行改革,被外界認為是一大利好。你怎么看?

尹中卿:增值稅是最大的間接稅種,企業只要提供生產和服務就要繳稅,但它對蒸饅頭的、挖礦山的和造電腦、造航天飛機的是一個要求,就是不管企業是否盈利、盈利多少。所以現在傳統制造業的利潤率太低了,而金融業等企業的稅率太低了。

增值稅改革就是簡化稅制、降低稅率,最終目的還是進行稅制改革,解決社會的稅收負擔和盈利率水平。從長遠來看,要減少間接稅比重,增加直接稅比重,增加財產稅和收入稅的比重。

GDP增速

6%-6.5%區間給經濟發展留更大空間

南都: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將2019年G D P增速目標設置為區間指標,這還是很少見的。為什么是一個區間?

尹中卿: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第二次使用區間指標。把今年的目標定成6%-6.5%的區間,6.5%的上限比去年6.6%的實際增速還低一些,可以給經濟發展留下更大的空間。

南都:這一指標的確定到底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?

尹中卿:持被動說法的觀點認為,國內外面臨的不確定性較多,經濟運行變中有憂,經濟增速可能產生比較大的波動,不得不將G D P增速定得低一點。持主動說法的觀點認為,政府是主動調整,通過區間指標增加經濟發展的寬松度,為調整經濟結構、解決長期積累的結構性矛盾和體制性問題留下足夠的空間,也為全社會提供比較穩定的增速預期。

判斷指標到底是主動還是被動,取決于我們怎么看。我個人相信,這個區間指標是主動選擇、主動作為。

南都:在防風險和穩增長方面,2019年要怎么加強?

尹中卿:國內和國外,要更加注重國內;供給和需求,要更加重視供給;政府作用和市場作用,要更加強調市場作用;強調逆周期調控,但更多的還是強調長期的結構性改革。要通過一些穩定預期的措施,讓經濟低開穩走,避免經濟的衰退、失速、硬著陸,避免螺旋式的下行。

南都:今年什么問題需要特別注意?

尹中卿:怎么把減稅降費的大紅包落實下來,這是2019年最關鍵的問題。要確保所有的行業只減不增。不能說名義上減少了,實際中從別的地方又“找補”回來。同時,要確保主要行業的稅負明顯降低,例如制造業增值稅率要從16%降到13%.

南都: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具體如何匹配?

尹中卿:積極的財政政策,怎么把握度?還是要研究。財政政策不能過多服務于逆周期調整,否則會增加中央和地方的債務。如果搞“大水漫灌”,也許能幫助保住眼前的一點增長,卻給長遠發展留下財政的不可持續性。貨幣政策方面,要強調穩健的貨幣政策,真正做到松緊適度。

供給側結構性改革

不能為保增長,沖淡供給側結構性改革

南都:穩增長的同時,怎么保證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推進?

尹中卿: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2015年提出的措施是“三去一降一補”;2018年提出“破立降”,實際是突出“三去一降一補”中的重點;今年又提出“鞏固、增強、提升、暢通”八字方針。方針政策的調整,其實是為保證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堅定不移地推進。不能為了保增長,沖淡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力度。

南都:目前哪些不穩定因素可能影響經濟長遠發展?

尹中卿:一是地方政府債務。三年多的地方政府債務置換,置換了11萬億,還有1萬多億元,再加上變相負債、隱性負債,總體債務數量要遠遠超過23萬億元。二是房地產。只要放開行政手段監管,短期內房價肯定上漲,但實際上又會加劇經濟結構性問題。監管的長效機制還沒有建立,會使得房地產過度金融化,房地產價格過高,擠壓實體經濟,影響整個經濟的健康程度。三是養老金支付。盡管全國范圍內養老金還是充裕的,但地區之間嚴重不平衡。現在要通過建立調劑制度,推進省級統籌來解決養老金支付問題。

南都:該怎么確保減稅降費措施落實到位?

尹中卿:政府既要開源,也要節流。不能稅減了但債增了。開源辦法不多,就只能節流,政府要過緊日子。現在提出的節流措施是一般性支出壓減5%以上,“三公”經費再壓減3%左右,但仍難以彌補稅收的減少。

對于政府來說,我認為現在能動的就兩部分:政府所擁有的資產和一部分國有企業的股權與利潤。通過擴大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來使用利潤,股權則是要劃出,比如劃給養老。

對于企業來說,減輕的稅費要用來優化營商環境,而不是讓企業家拿錢去隨便“玩”。我們要通過政策,鼓勵企業將這部分資金用于科技創新、改進產品、擴大生產、增加職工工資。

金句

推進房地產稅間接上可能會對房地產價格有影響,因為它提高了房地產的使用和占有成本;但負擔會有較大增加的主要是那些占有多套房產、房子買來不住而是用于炒房的人群。

國內和國外,要更加注重國內;供給和需求,要更加重視供給;政府作用和市場作用,要更加強調市場作用;強調逆周期調控,但更多的還是強調長期的結構性改革。

采寫:

南方報業全媒體記者、南方都市報記者卜羽勤 馮群星 李玲 蔣小天 實習生 宋承翰
 

相關閱讀
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熱點樓盤更多..